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

唱一首无与伦比的后青春的诗

我心中有两支乐队,


一支是蓝色的狂想的野兽,
一支是绿色的梦境的精灵。

一支终结孤单,
一支喜欢寂寞。

一支用笑忘歌谱写后青春期的诗篇,
一支用小情歌赞颂无与伦比的美丽。

一支在疯狂世界里用温柔的倔强坚守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,
一支在小宇宙里用呢喃的频率描写绘画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。


五月天是蓝色的,张扬激荡,
苏打绿是绿色的,清新纯粹。

五月天说“我就是我自己的神”,
苏打绿说“世界其实充满善良”。

五月天让你抬头看看天上的梦想和未来;
苏打绿让你低头欣赏路上的荆棘和花朵。


















可是,我却真爱吴青峰。

这个爱几乎是要说而说不出的。

我爱我的母亲。怎样爱?我说不出。在我想作一件讨她喜欢的事情的时候,我独自微微地笑着;在我想到她的健康而不放心的时候,我欲落泪。

语言是不够表现我的心情的,只有独自微笑或落泪才足以把内心揭露在外面一些来。

我之爱吴青峰也近乎这个。

夸奖这个大男孩的某一点是容易的,可是那就把吴青峰看得太小了。我所爱的吴青峰不是枝枝节节的一些什么,而是整个儿与我的心灵相黏合的一个诗人。

真愿成为诗人,把一切好听好看的字都浸在自己的心血里,像杜鹃似的啼出吴青峰的美好。啊!我不是诗人!我将永远道不出我的爱,一种像由艺术所引起的爱。这不但辜负了吴青峰,也对不住我自己,因为我的最初的音乐与文学都得自吴青峰,我的性格与脾气里有许多地方是这大男孩所赐给的。我不能爱阿信或是别人,因为我心中有个吴青峰。可是我说不出来!



——《想北平》老舍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Soteria🕊 | Powered by LOFTER